血刃被拐归来的儿子,父爱跟不上你的节奏-手机生活

手机手活 2014年12月29日下午3时许,在成都市武侯区的一幢居民楼里,上演了极其惨烈的一幕:失去了理智的张迈对着自己只有12岁的儿子嘟嘟连砍数刀,等他清醒过来,嘟嘟已经血肉模糊没有了呼吸·······

血刃被拐归来的儿子

血刃被拐归来的儿子

2014年12月29日下午3时许,在成都市武侯区的一幢居民楼里,上演了极其惨烈的一幕:失去了理智的张迈对着自己只有12岁的儿子嘟嘟连砍数刀,等他清醒过来,嘟嘟已经血肉模糊没有了呼吸·······

生活导航 嘟嘟在3岁时被人贩子拐卖,张迈千亲万苦才将嘟嘟找了回来。可不过一年光景,张迈为何对嘟嘟下此狠手?2016年1月4日,随着四川省高院对张迈故意伤害案作出终审判决——谜底终于揭开······

漫步艰辛寻子路,终得宝贝回家

2013年12月初的一天,成都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张迈接到重庆公安局民警打来的电话,告知他与嘟嘟的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两人DNA鉴定的吻合率为99.9%。也就是说,苦苦寻找将近8年的儿子找到了!接到民警的电话,张迈呆在原地,激动的泪水夺目而出,往事也漫上了心头······

2006年1月25日,对张迈而言,是一切悲剧的开始。那天中午1点左右,张迈带着3岁的儿子嘟嘟来到成都火车北站,准备乘火车回达州老家过年。这天正值春运期间,火车北站附近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张迈抱着儿子兴冲冲地往车站走着,突然,一辆载着橘子的自行车晃晃悠悠地在张迈身边翻到了,橘子撒了一地。这时,一个热情的中年妇女对张迈说“小伙子,你去帮下那个人,我帮你看着娃娃。”见有好心人帮忙看孩子,热心快肠的张迈赶紧上去帮摔倒的小伙子捡橘子。可等他捡完橘子回头一看,却发现中年妇女已经走了,更让他魂飞魄散的是,刚刚还在原地等着他的儿子也不翼而飞!就连骑自行车的小伙子瞬间也没了踪影!张迈马上意识到大事不妙!他发了疯似的拨开人群去追赶儿子,可是哪里还有儿子的踪影?张迈赶紧报警,可火车站民警调取了火车站附近监控,却始终没有看到中年妇女和骑自行车男子的踪影。张迈又和赶来的妻子陈丽哪在火车站、街道、附近的荷花池批发市场等地在寻找,可是茫茫人海,哪里还有儿子嘟嘟的踪影?

此后,张迈和妻子疯了一样到处寻找,他们参加了很多民间的寻子组织的活动,经常去附近的城市、车站、路口、广场守着,拿着孩子的照片向路人打听。几年来,夫妻俩几乎跑遍了全国。2009年,嘟嘟已经失踪快四年了,在寻找无望的极度崩溃下,陈丽娜向张迈提出了离婚。儿子没有了,家也没有了,但是生活依然要继续。2011年,寻子无望的张迈与成都女孩李玲玲走入了婚姻并且很快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圆圆。同年,因为工作能力出色,张迈所在的房产公司提拔他为公司部门经理。然而,家庭的圆满、事业的成功并没有让张迈真正地高兴起来,失踪的嘟嘟始终是张迈内心里不能言说的伤。

2013年11初,就在嘟嘟失踪8年后事情终于迎来转机:张迈接到重庆警方打来的电话,通知他前往重庆做亲子鉴定。原来,2013年10月下旬,重庆警方抓获了几名人贩子,其中有一名女人贩子供述了8年前在成都火车站抱走了一个3岁大的男孩,最后通过下线转给了另一个人贩子的罪行。警方根据人贩子的交代顺藤摸瓜,破获了拐卖、逼迫儿童行乞团伙,解救了一批被人贩子逼迫乞讨的孩子,其中就有张迈的儿子嘟嘟,这才有了之前的一幕·······

8年的时光,2900多个日夜的呼唤。当DNA鉴定确认嘟嘟就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时,张迈欣喜若狂,不顾一切地飞奔到重庆。然而,当他在派出所内看到嘟嘟的时候,他却迟疑着迟迟不肯上前相认。眼前这个瘦骨嶙峋,还瘸着一只腿的男孩果真是自己的儿子吗?当他听说嘟嘟当年被人贩子拐走之后,就被打瘸了双腿被强迫带到广西等地乞讨时,张迈的心就像被刀尖剜走一般,他不禁泪如雨下将嘟嘟搂在怀里:“嘟嘟,爸爸带你回家”在与随后赶来的前妻陈丽娜商量后,张迈征得妻子李玲玲的同意,将嘟嘟带回了成都的家中。他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给嘟嘟所有的爱、弥补这8年来他受的苦楚。为了让儿子能够好好土适应家里的生活,张迈特意嘱咐妻子李玲玲的同意,将嘟嘟带回了成都的家中。他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给嘟嘟所有的爱,弥补这8年来他受的苦楚。为了让儿子能够好好适应家里的生活,张迈特意嘱咐妻子李玲玲将家里一间向阳的大房间为嘟嘟布置了出来:新的家具、新的玩具、新的书籍······李玲玲是个善良的女人,也百般照顾丈夫这个失而复得的孩子,圆圆有了玩伴,她逢人就说:“我也有哥哥了,以后哥哥会保护我。”然而,这一切的整合,并没有维持多久。

归来的“坏儿子”,爸爸该拿你怎么办

常年的乞丐生活让嘟嘟几乎没有“卫生”这两个字的概念。刚开始吃饭的时候从来不洗手,不仅如此,他还随地吐痰,大小便后不冲厕所,穿过的衣服随地乱扔,直接用袖子擦鼻涕,拿着笔在家里乱兔乱画·······这些小的生活习惯本来不是大问题,可是李玲玲是个有洁癖的人,在多次教导嘟嘟却仍然我行我素后,李玲玲有些怨言了,每当妻子李玲玲皱着眉头打扫屋子的时候,张迈总是一脸尴尬道歉,想到嘟嘟之前的不幸遭遇,善良的李玲玲数次都忍了下来。

嘟嘟身上的恶习学不止这些,让张迈更感头疼的是嘟嘟竟然撒谎偷东西。有一次,趁着张迈去上班,嘟嘟骗李玲玲说下楼去玩儿,没想到过了没多久,小区超市的老板怒气冲冲地找上门,说嘟嘟在超市里偷东西。接到电话的张迈着急赶回来,给超市老板又是赔钱又是道歉,并向他保证一定好好教育嘟嘟。因为常年在外面乞讨,没有受过正常教育的嘟嘟身上沾满了恶习,和张迈现在的这个家庭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三岁时候的记忆能有多少,尤其是一个经历8年非人虐待的11岁孩子。从地狱到天堂,这期间的巨大反差让嘟嘟的心理也在渐渐地发生着变化,虽然我们无从还原这个可怜孩子的心理变化,但我们试图从日常的生活轨迹中还原嘟嘟的心路历程。

2014年7月的一天早上,圆圆莫名其妙的拉肚子拉到快虚脱,看到圆圆痛苦的样子,嘟嘟竟然开心得哈哈大笑。嘟嘟的幸灾乐祸让李玲玲心生怀疑,她在嘟嘟的房间里一通乱翻,结果在柜子里翻到了一包刚拆开的泻药。面对李玲玲的质问,嘟嘟冷漠地回答:“谁让你们都围着她转!”嘟嘟这个态度,让张迈哑口无言。在张迈的追问下,“嘟嘟”交代:所有的人都称圆圆聪明漂亮,可没有一个人夸过他一句,他心里不平衡就跑到药店偷偷买了泻药想“惩戒”一下圆圆。嘟嘟的话让张迈有些不是滋味,这个儿子他是打不得,骂不得,恨不能捧在手心里,他的父爱虽然迟到了8年,可自从嘟嘟回来后,他从未缺少过给他爱啊,为何嘟嘟还要这样说呢?有了这一次的事件之后,李玲玲开始格外留意嘟嘟,直到有一天李玲玲亲眼看到嘟嘟竟然在圆圆的水杯里吐口水,她冲过去一把揪住嘟嘟,哪知道却被张迈一把拦住:“千错万错他都是我的儿子,又吃了这么多苦,遭了这么多的罪,他还是个孩子啊!”但这一次,李玲玲再不能容忍嘟嘟的行为了,“圆圆也是你的亲生女儿啊,她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有我们母女就没有他!”李玲玲愤怒摔门带着女儿回了娘家。

面对乖张的儿子、愤怒的妻子,张迈陷入了两难。没想到的是他记忆里那个乖巧可爱的“好儿子”变成了现在这个浑身都是缺点的“坏儿子”。张迈多么想让时光倒退啊,张迈开始想急切打造儿子,企图让“坏”儿子变回他理想中的乖巧懂事、知书达理的“好”儿子。辗转反侧,思考了良久之后,张迈向妻子提出建议:“嘟嘟已经11岁了,却还一个字都不认识,我要让他上最好的学校,弥补这些年教育空白。”平静下来的李玲玲也点头称是。很快,张迈就将嘟嘟送往一所价格不菲的私立小学,学生的衣食住都在学校,而学校也以教学严谨而著称。鉴于嘟嘟之前根本就没有接受过教育,一切都是空白,校方建议嘟嘟从一年级读起,就这样,2014年9月,嘟嘟成为一名11岁的1年级生。然而,好景不长。开学半个月后,张迈暂时平静的生活又起了波澜,嘟嘟班主任一通电话将张迈叫到了学校。老师数落嘟嘟生活上邋里邋遢,总是欺负其他小朋友,还满口脏话,被老师教育后,完全没有悔改之意,还经常和老师顶嘴。张迈都快40岁的人了,被老师批评得红了脸,但面对嘟嘟,张迈始终狠不下心来打骂,他只能语重心长地对嘟嘟说:“嘟嘟,你要在学校好好听话,用功读书,将来才能学到本事。”没想到,嘟嘟头一昂,大声回击:“无所谓,反正我会要饭,再不行就去偷,不会饿死。”

嘟嘟的话,让张迈彻底无语。无奈之下,他只有给老师小心赔不是,希望老师严加管教嘟嘟。可是,张迈的希望一个月之后,彻底变成了失望。原来嘟嘟在学校里依旧行为恶劣,因为经常和同学打架,班级里同学都很讨厌嘟嘟,喊他“小瘸子”,嘟嘟用铅笔戳喊他“小瘸子”的同学的脑袋。在老师严历的批评后,嘟嘟又将一瓶墨水全部泼向了老师。攻击老师的行为发生后,校方经过审慎思考决定将嘟嘟开除了。

“改造”无望:手刃亲子无处话凄凉

这下,张迈没辙了,家里李玲玲不欢迎嘟嘟,学校也不收留嘟嘟,嘟嘟的未来究竟在哪里?一番深思熟虑后,张迈拨通了前妻陈丽娜的电话,希望前妻能够收留他,用母爱感化这个叛逆的孩子。

前妻陈丽娜在和张迈离婚后,也组建了新的家庭,因前夫反对接嘟嘟回家,不想激化矛盾的陈丽娜只好隔三差五偷偷跑过来看儿子。这次接到前夫的求助电话,陈丽娜不管前夫同意与否强行将嘟嘟带回了家。但是没过多久,嘟嘟又被陈丽娜丈夫送回了张迈的家里。原来嘟嘟在妈妈家,依旧像原来一样乖张爆戾。短短几天的时间里,竟然偷了家里好几千块钱,还将陈丽娜的首饰偷偷拿出去卖掉。在被发现后,还和陈丽娜的丈夫动起手来,用水果刀将他的手臂划破。陈丽娜的丈夫实在是忍不了,直接将嘟嘟送了回来。

张迈彻底没有了办法,只能任嘟嘟在家里胡作非为。李玲玲多次和他争吵,原本安宁幸福的家庭彻底变得鸡犬不宁。渐渐地,嘟嘟开始夜不归宿,在外面和街得鸡犬不宁。渐渐地,嘟嘟开始夜不归宿,在外面和街上的混混偷鸡摸狗。张迈一次次地到派出所、商户、受害都家里赔礼道歉,不到一年时光里,张迈这为这个儿子发愁出了白发。

2014年12月28日,圆圆发烧没上学在家休息。恰巧李玲玲和张迈单位都忙,就让圆圆和嘟嘟两个人在家玩。虽然张迈千交代万嘱咐嘟嘟好好照看妹妹,但一上午他还是心神不宁,好在兄妹俩居然相安无事,打了几个电话回去,嘟嘟都在自己的房间玩。下午四点刚过,张迈忙完单位的事情就提前赶回了家。张迈刚一打开门,就听见卫生间传来圆圆喊“救命”的声音,他一个箭步冲进卫生间,看见嘟嘟死死地将圆圆的头按进澡盆里,圆圆的小脸已经涨得通红。“你这个畜生!她是你的妹妹啊!”从来舍不得打嘟嘟的张迈狠狠一巴掌打在嘟嘟的脸上,嘟嘟顺势倒在洗手池边,头被洗手池磕破流血。“我讨厌你和李玲玲!更讨厌她!她死了,你的钱就是我的了!有了钱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红色的鲜血顺着嘟嘟脸庞流了下来。张牙舞爪的嘟嘟,就像讨债鬼那样让人生厌。随后赶回家的李玲玲看到瑟瑟发抖的圆圆,明白过来的她歇斯底里对张迈下了最后通牒:“这个家要么我和圆圆走,要么他走,没有商量的余地!”张迈呆坐在地板上。这次,他是彻彻底底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绝望了。这种绝望,甚至已经超过了当初的漫漫寻子路。嘟嘟身上刻下了人贩子在他身上刻下的太多无法抹去的痕迹。8年的流浪之路,让他乖张爆戾,该薄自私,无论怎么打造,这些印记都不可能消失了。要妻子女儿,还是要儿子?要平静的生活,还是要无法预估的未来?8年来,他第一次有了这个想法,宁肯没有找回这个儿子,这样他的生活就不会一地鸡毛了。

第二天一大早,爱了惊吓的圆圆在客厅哭着死活不愿去幼儿园。看到圆圆哭闹,嘟嘟疯了一般抓住圆圆按到地上使劲暴揍,雨点般的拳头落在圆圆的身上。“你这个疯子!”看到女儿被打,正在房间穿衣服的李玲玲冲上去将嘟嘟使劲推开,但没想到嘟嘟却反身拿起身边的椅子用尽全力朝李玲玲砸过去,却砸到了圆圆的头上,圆圆被砸得头破血流·······

听到哭喊声冲出来的张迈,看到这骇人的一幕,头脑血直往上涌。想起8年来的寻子路换回的就是这般光景,想到一次次向人赔礼道歉,想到这一年来的鸡犬不宁,他心中的积怨一下子爆发了,“我砍死你这个畜生!”张迈转身进了厨房,他拿起菜刀,不顾李玲玲的拼死阻拦,不由分说向着嘟嘟头上、身上一阵乱砍·······张迈反应过来的时候,嘟嘟早已经没有了呼吸·······两个小时后,清醒过来的张迈安顿好女儿,在妻子的劝告下拨打了110自首,很快就被赶来的110民警带走。2015年7月,张迈被成都中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张迈不服判决,上诉至四川省高院。2016年1月,四川省高院维持原判。

案件告一段落。然而,此案留给我们的伤痛却经久不息。在中国,有许许多多被拐卖的儿童。这些还没有成年的孩子在外面生理和心理都受到非人的折磨,有着特殊的成长轨迹。在被解救成功回归家庭后,如何理性对待他们的心理健康,又该如何引导他们融入家庭,这都是一个急需引起重视的问题。文中的嘟嘟无疑是受到了严重创伤的孩子,如果张迈能及时警醒,请心理专家给嘟嘟做心里辅导,而不是一味急切想“改造”嘟嘟,惨案也许不会发生。但愿此案能给人们一丝警醒。

编辑/曾庆香

2016年3月30日